有心論

随心产粮。
努力少ooc(不可能的)。
全是些颓废的东西。
自说自话的时间比较多,而且不会删。
取关趁早。

真相是假

好像与题目并没有什么关系
有一点七中背景(?)
________
林道非是新来的转学生。
转学生,这三个字似乎有着一些不光彩的味道,更何况这所学校是出了名的严苛。
他被安排到了最后一排,没有同桌,一个人。
他好像并不介意这一点,自顾自地收拾书包,表情冷淡,不含丁点的失望。没有校服的他似乎与前面整整齐齐的班级划出了一道界限,没人可以迈过去,也没人愿意迈过去。
唯独凌川敢,并且这么做了。
他像一个勇士,冲锋陷阵,不管那界线下的深渊有多么阴森可怖,他仍然执着地、热情地奔
向那迷雾重重的对岸;
他的努力有了成效,他和林道非成了最好的朋友。
他们交换秘密,倾吐烦恼。
凌川知道林道非喜欢甜食,尤其是樱桃味儿的。
林道非知道凌川喜欢小动物,坚信墨池里有娃娃鱼。
凌川知道林道非转学的原因是父母工作变动。
林道非知道凌川并不喜欢现在的“妈妈”。
他们有着不同的爱好与特长,他们矛盾无比却如此和谐。
老师们交口称赞他们之间的友谊,同学们无比羡慕他们之间的默契。
谁也没有看见他们藏在彼此背后的,十指交缠的手。

时间过得很快。
操场上的学生来了又去,初三楼的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。
终于轮到他们了。

在毕业典礼的璀璨烟花和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里,他们在暗处交换了第一个吻。
这个吻是如此的青涩,让凌川想起了外婆偷偷藏起来的青梅酒,初入口的酸甜后是化不开的苦涩。
凌川望向隔着一个操场的林道非,他淹没在晦暗不明的阴影里。
台上的灯光有多么明亮,黑暗就有多浓稠。
倏忽间,凌川有一瞬间的慌乱与不安,却又被林道非一个抬头的笑容抹去。
有什么可担心的呢,我们可是同一所高中呢。
凌川无法解释那一瞬间的感情为何如此汹涌澎湃。

这个漫长的暑假,他们一起度过了大半。
直到开学报到的前一天。
凌川收到了一封信。
信是用干净的白信封装好的,四个直角莫名带上了锋利的味道,信没有贴邮票,只有四个整整洁洁,舒舒展展的字。
“凌川收”
是林道非的字迹。

致凌川:
很幸运能遇到你。
这三年很开心。
再见。
望:
学业有成
万事胜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/8/18
友人林道非

凌川变了,变得很彻底。
所有人都对凌川的变换感到疑惑,却又将之归于青春期的蜕变。
他读了三年高中,两年半都没有让自己休息过,似乎他这辈子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学习。
没有人知道为什么。
也没有人知道被压在笔盒在下层的那张纸对于林道非的重要性。

凌川考到了他和林道非初中时约定的大学。
但他没有找到林道非。
一直都没有。

很多年后的同学聚会结束后,满头银发的班主任悄悄叫他出去,在递给了他一张小纸条慌忙离去后又折返,将一个文件袋扔到他怀里。
“去看看他吧。”
班主任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低沉过。
纸条上面只有一个地址。
他认识这个地方。
那是一片墓地,他的母亲葬在那里。

天气很晴朗。
照片上的林道非还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。
凌川一点点描摹碑上的姓名。

“非哥啊.....”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躲着.......”
“我找了你这么久.....”

凌川打开文件夹,他的手从来没有这么稳过。
黑色的方块字拉长扭曲,模模糊糊地窥见了那么几个字眼却又看不清楚。
“林道非,父母均为缉毒警察,在卧底五年后因公殉职,其子虽被转移,但不幸遭到毒贩打击报复,于父母离世五年后身亡。”
为什么啊。
凭什么啊。

很久之前拍的了。
每次都在被李老抓包的边缘大鹏展翅

我 激动地给小久投了真爱后
忘记了投票
直接......

deku是世界的珍宝:

你一票,我一票,绿谷明天就出道

你不投,我不投,deku就没有搞头

你不搞,我不搞,出久就会被打倒!

啊啊啊啊啊啊!!大家激情投票啊!!!

我话放在这里了,如果deku是一路晋级,
我在八月底之前更完绿谷出久灵异事件簿

deku前十,我更完心跳百分百

deku前五,我更完绝地扣杀

deku第一,我他妈把所有坑都填完,在十月份之前:)

大家快来投deku啊啊啊啊啊啊!!!

绿谷出久冲鸭!!!

月刺啾:

今天b萌的b组是小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
厚颜无耻来拉票
谁投他谁就是我祖宗!


明星大侦探

*幼儿园文笔
*完全私设背景
*Ready? Go
    绿谷出久最近很火,非常火。
    火到微博热搜榜前三全是他的那种程度。什么“逻辑推理·展开”“绿谷出久明侦首秀”“绿毛切开都是黑的”,每分每秒话题数都在不断刷新着。
(好像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..?
    咳咳,总之,绿谷出久现在真正意义上的火了,圈粉无数。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明侦(明星大侦探缩写)的的第一集,在后来也被众多粉丝称为“万恶之源”或者“结婚现场”。
    所以...到底发生了什么?

节目开始前1小时
    “绿谷先生,这是你的角色分配,请好好阅读,不要被别人看到了哟。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记住,因为一会儿要进行演绎的。”导演组的工作人员送来了第一期的角色分配以及剧情简介。
    “因为是第一期的缘故,角色是由网友们投票决定的,如果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务必提出来!”工作人员有点抱歉地摸摸脑袋。绿谷出久粗略浏览过小册子后抬起头冲工作人员笑了笑,“非常好的剧本呢,辛苦你们了。”
    工作人员低着头,道了几声“不辛苦”“应该做的”之类的客套话后匆匆离开了。
    “看来节目的准备工作真是很繁重啊...但是不应该啊,节目筹备都很久了吧,这个导演组我记得效率超高的来着...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..难不成是...”绿谷望着远去的背影陷入碎碎念的循环中。
    “啊不对我到底在做什么啊!现在最重要的是看剧本!我不能辜负了节目组的辛勤付出啊!”绿谷敲敲脑袋,唤回飘荡的思维,让自己沉浸于剧本中。
【远走的工作人员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冲我笑了!!!!!】

嫉妒使我面目全非.jpg
我也想绿谷小天使对我笑qaq

我和妹妹两个打....
我碰到了杰克:
    两爪子下来我就飞啦
我妹碰到杰克:
    来带你坐气球飞高高~
    什么你要跑?不可以哦。
然后带着我妹一路拆椅子拆机子然后送到地窖旁边。
【我怀疑这是俩路痴的较量】
管他的,我又相信爱情了。

小英雄

*失忆以及可能存在的洗脑
*可,可能会有我流黑久出没
*小学生文笔(死亡)

“出久....求求你了...快醒过来吧....”
“我快撑不下去了....”
==========
    绿谷出久从深沉的黑暗中醒来,刺目的灯光晃得他睁不开眼。他伸手想去挡那光,右手却被一人按住。力道并不大,反而带着一股安抚的味道
    “你好,”绿谷出久眯着眼循声望去,那手的主人身穿一件白色衬衣,黑色小马甲套在上面意外地合适,虽然那下面只是一团黑雾。
    “初次见面,不胜荣幸,我的名字是黑雾。刚刚的冒犯非常抱歉。”他放开绿谷的双手,微微弯腰鞠躬以示歉意。
    绿谷出久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再一次被制止了。
     “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医生的建议是卧床休息,时间的长短取决于你配合的程度。”黑雾轻轻将出久按回床上,顺手拉了拉了被子。
      “黑...黑雾先生,”绿谷出久清清嗓子,找回原来的声音,“我知道这个问题可能会有点奇怪,但希望您能够回答我。”
      他微微合眼,长时间没有修建过的刘海乱蓬蓬地堆在一起,投下细碎的影像,挡住那双祖母绿色的眸子中起伏的波澜。
      “我....是谁?”
    
  -------
  最最熟悉与狗血的失忆套路嘻嘻
  我爱狗血,狗血使我快乐
  黑雾真是无时无刻不透露着妈妈桑的气息呢(划掉)

昨天又下雨了,想起来这张拍了很久很久却一直没发的照片。
可能是这辈子最诗意的一张。

愿我们都生有去处,苍有归途。
   --摘自评论

记梗

那个
小英雄+弹丸怎么样
要是可以就丢给我同桌写【醒醒吧】